• 2009-06-16

    我的乌托邦~1

    一.

    “颠沛流离的年少,一个人换鞋就出发……”  

    很平常的一个深夜,在暖色的稿纸上划出了这样的字句。在那以后的很多很多个深夜,被路无边在心底默默念起,无声,却又在恍惚间声嘶力竭。

    多年后的今天,耳机里幽幽响起年少时喜欢的班德瑞,这么的清净,这么的轻静。回想起自己支离破碎的年少,仿佛听见耳边的风,有一种撕裂的歇斯底里。她听见她的过去,全部被风里的刀子...

  • 一、井

    年少的时候,总以为自己像一口井,在溷浊逼仄的人生路上,避开了人事喧嚣与人情冷漠,独守一片悠静与幽深.

    后来发现,年少时许多的独特都有故作姿态的影子,一切的悠静幽深似乎都是顾影自怜与故作深沉.自己终究不是一口井,而是一条喧闹不止的小溪,向着众归的方向磕磕跘跘仓促向前.